2008年12月10日

好一場 潑婦罵街 伸張正義的戲碼

不知道是太累還是有預感,總覺得今天不是很想寫,沒想到今天就發生了這麼

可歌可泣的事情

##CONTINUE##
事情是這樣的,因為我娘今天(12/9)頭七,所以家裏的人也到了不少。

於是就趁這時候,決定一些事情

1.告別式會場到底要什麼形式?
因為我們家裏人決定要殺豬(習俗),但我表哥的會場已經打算佈置的不一樣一點,兩方可以說都決定不了,所以用博杯來決定。
(由我娘自己做決定)

結果:
殺豬方獲勝,會場改成傳統式

2.塔位是否決定要那裡?
這一點我也不知道是誰說要的,總之就在這裡出了差錯


就因為問了我娘對於塔位的滿意度,結果沒有博到杯,這時候我美國阿姨跳出來說我娘在最後三個月的時候因為我爹的照顧不力,所以後悔要跟我爹放在一起

我爹、我、其實包括我美國阿姨都博不到杯,最後....是那個誠心來幫忙的那個親戚來博到杯

這時候本來就應該息事寧人,不過此時我美國阿姨就一面跑出去一面說著

「我不管了、我不管了....你們明明知道她(我娘)的個性,你們這樣求她,她當然會心軟答應啊!我不管了、我不管了啦!」


事情就被她這樣一鬧,變成轉向她掌控的局面,最後....我舅舅(她哥)也差點火起來說到往事,說美國阿姨以前連他老爹掛掉的時候叫她回去她也不回去等等。

我舅媽也趕快叫我表哥說趕快回去好了,要不然讓他們對罵起來真的會很難聽,我表哥想說既然事情都辦完了,那趕快回去好了,要不然起衝突也不太好。

最後順我阿姨的意思,讓她們去選塔位,現場選現場博杯,一路博到爽就好

最後我表哥也說

他也想代表他們家(娘家)那一邊跟我們道歉,並且承諾會把塔位的事情喬好



其實,我兩個阿姨身為我娘的姊妹,她們也有她們的想法在,雖然我在此也不便說什麼,不過....這樣的戲碼被搞成功一次,我怕以後還會有第二次、第三次....直到她快樂的離開台灣,但是留下的卻是一堆的賽給我們處理

對於遺族的我爹跟我,這樣下來反而處在了一個很尷尬的局面

目前的我,或許真的只能請求我娘可以保佑一切事情可以圓滿落幕

因為現在的我,真的可以說是處在一個有志難申的階段

沒有留言: